搜索

SCC裁决在线上发表

2016年5月至2019年11期间的十二份经匿名化处理的SCC规则项下的仲裁裁决现已于Kluwer Arbitration发表。这些裁决涉及反映SCC仲裁实操中的各项程序性及实体法律问题。

如之前所报道,SCC携手ICCA,与Kluwer Arbitration合作,将若干SCC裁决进行匿名化处理,并在ICCA年鉴及Kluwer Arbitration数据库内发表。


具体发表的裁决如下:

编号为2015/078的裁决涉及证明对两份合同项下额外款项的权利的举证责任

编号为2016/047的裁决中,独任仲裁员认定,股权购买协议中的不竞争条款予以适用,并且对该条款的违约导致购买价款的扣减、以及违约方的赔偿损害责任。

编号为2017/058的裁决涉及买方拒绝接受交付货物而导致货物被滞留扣押的费用的主张,买方以其与卖方集团内各个实体关系的背景情况为解释,被仲裁庭拒绝。被申请方(买方)股东大会授权另一个仲裁机构对双方间情况进行独立法律判定,仲裁庭认为,申请方(卖方)未接受SCC以外的任何其它仲裁机构的管辖权。

编号为2017/124的裁决认为,申请方基于合同“违约金”条款(因约定适用的英国实体法律而无法执行的违约金条款)而提出的要求应予以支持;仲裁庭认为,为被申请方(买方)对申请方(卖方)的付款责任做担保的担保方受制于被担保的合同中的仲裁协议。

 

编号为2017/134的裁决中,被申请方主张,因在俄罗斯执行裁决将导致被申请方破产而违反俄罗斯公共政策,所以仲裁庭出具可执行裁决的义务阻止了其支持申请方诉求,仲裁庭拒绝了该主张。

编号为2017/164的裁决涉及一份经销协议的终止及违约

 编号为2018/040的裁决中,仲裁庭拒绝了申请方的损害赔偿诉求。仲裁庭认为,申请方未能证明被申请方质权人在强制销售被质押的申请方子公司股权的过程中违反了谨慎义务。

编号为2018/072的裁决,仲裁庭认为,俄罗斯法律项下授予俄罗斯法庭对涉及不动产的主张的排他管辖权条款不予适用,因为争议并不涉及房产本身,而是有关其经营的合同权利及导致的利润损失的赔偿。

编号为2018/084的裁决涉及同时身为申请方的股东和顾问的被申请方在当事方之间的股东协议项下是否有义务,在其与申请方的顾问协议终止后,出售其所持有的申请方的股权。

编号为2018/097的裁决中,对管辖权的异议,包括对诉求的可仲裁性以及1958纽约公约项下执行裁决的潜在困难,被仲裁庭拒绝。

在编号为2018/102的裁决,独任仲裁员认为,和解协议更新了双方间的合同关系,但这并不影响原合同中的仲裁条款。因为仲裁条款具有独立性,其应适用于和解协议项下的主张。

 

最后,编号为2018/127的裁决应用了双方在主合同及(单独)仲裁协议项下选定的瑞典法律,并认定双方间对于之后的订单确认函中选择上都法院不存在共同意图

 阅读更多关于Kluwer Arbitration争议解决数据库的内容

更多关于最新2020商事仲裁年鉴的详情

订阅我们的新闻简报(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