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自然环境需要创见性的条约制定

在投资者与东道国间争议解决机制(ISDS)中采用条约条款能够为减缓气候变化做出重大贡献。这是SCC秘书长Annette Magnusson在一次近期演讲中提到的主要观点之一。

对未来的条约的投资和创造性的撰写对改进包括缓解气候变化的行动在内的可持续发展措施具有重要意义,Annette Magnusson在伦敦EFILA会议上说道。

人们普遍认为,国际环境法律在气候变化和可持续发展方面缺乏有效的执行机制。此外还有一点显而易见,那就是需要私人投资来面对这些挑战。

Magnusson女士在她的演讲中强调了私人投资对实现环境目标的作用。

“私人公司能够成为可持续发展的领跑者;作为可再生能源的直接购买者,以及作为可再生能源的生产者。”

她还提到“根据最近一份UNCTAD报告,外商直接投资通过引进资本和绿色技术从而在建设低碳经济中发挥了关键的作用。”

环境措施在未来的条约中需要继续改进,而不是被排除在外。

Magnusson女士认为,为了应对气候变化,对未来条约的制定必须不断进步,也许我们可以从当初如何创立ICSID以及之后的国际法发展中获得灵感。

点此阅读“未来条约的制定”演讲全文

订阅我们的新闻简报